當前位置:首頁 > 經驗交流
大數據時代讓我們的教育教學更接近教育的本質——崮山中學 王剛
日期:2019-01-04 作者: 閱讀次數:659

    此次華中師範大學培訓,感受最深的就是教育研究者與武漢各學校對現代信息技術應用于教育教學的深刻認識與大膽實踐。雷剛主任講“數字化校園建設的根本目的是爲了促進學生全面發展”,“教師要做數字時代的先驅者”。在物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慕課等無處不在且高速進化的時代,作爲教育工作者,應該積極轉變觀念,順勢而爲,合理科學的利用好新的教育技術,爲教育本身服務,而不是盲目抵制,抱固守舊。這也符合陶行知先生“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的理念。信息技術是時代發展産物,先進的技術更能夠幫助我們清晰地了解教育狀態,精准地解決教育教學中的困難,促使教育回歸本質。

    一、我對教育本質理解

    教育是培養人的活動。自有人類社會以來就有教育,它的職能是根據一定社會的要求,傳遞社會生産和生活經驗,促進人的發展,培養該社會所需要的人才,這是人作爲社會人的屬性所要具備的。新時代,我們的教育就是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保證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從自然人的角度看,教育的本質是教人學做人,教人學做事。

    二、教育的困惑

    影響教育回歸本質的原因有很多,功利思想的影響最大。盲目追求升學率,片面看重分數等違背教育發展規律,忽視了教育的本質,導致師生身心俱疲,影響學生身心健康發展。其實我們很早就意識到了教育的問題,但我們一直沒找到一種更好的解決方案。一是評價單純以考試分數量化。所以,我們一方面緊盯升學率,另一方面反對應試。二是教育教學主要靠經驗判斷,靠考試分數樣本獲取教育依據,分數背後的心理因素、家庭因素等我們很難發現。甚至有的教師根本懶得分析學情,考試分析是抄襲或者胡亂拼湊,他們只是靠直覺單方面的進行灌輸,只管教不管會。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爲我們沒有能夠足以說服教師放棄題海戰術的號、好方法,這也是素質教育落實不到位的根本原因。

    三、大數據的作用

    早在1980年,美國著名的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就曾在他的《第三次浪潮》一書中把“大數據”稱頌爲“第三次浪潮的華彩樂章”。2013年“大數據”才走向了實踐,有的專家把這一年稱爲“大數據元年”。而“大數據”的概念最早出現在英國人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和肯尼斯·庫克耶編寫的《大數據時代》一書中。此書認爲大數據的核心就是預測。大數據時代的到來,改變著我們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思維方式,改變著教育研究中對數據價值的認識。在這樣的背景下,師生的一言一行,學校裏的每一個事物,都可以轉化爲數據,讓我們教育教學更加可視化。

    1.給你看不到的,讓你更理性。《萬萬沒想到,用理工科的思維看世界》一書中,蒙洛迪諾說過一段話“人做判斷的時候有兩種機制:一種是‘科學家機制’,先有證據再下結論;一種是‘律師機制’,先有了結論再去找證據。世界上科學家很少,每個人都愛看能印證自己已有觀念的東西。我們不但不愛看,而且還會直接忽略,那些不符合我們已有觀念的證據 ”。再通俗點,我們很多教師一直憑著經驗和直覺在教師育人,缺少理性。有了大數據的支撐,教師的教學可以更理性。面上看,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在同一個知識點出錯,教師要組織二次教學,變式訓練;點上看,某一個學生在涉及同一個知識點的運用上出現問題,教師要進行個體輔導。

    2.把時間還給學生,把方法教給學生。這是華中師大一附中校園牆壁上的一句話,也可以理解爲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大數據時代,海量的學習資源,方便的學習終端爲學生的自主學習提供了更多的機會與平台。學習打破了時間與空間,隨時隨地,無邊界。教師需要教給學生工具的使用方法,更重要的是教給他們如何正確的去選擇學習的內容和提高自制力,自覺抵制不良誘惑。大數據時代,促使了文化學習與立德樹人有機結合。

    3.因材施教,實施個性化教學變得更容易。因材施教是中國教育史上一個重要的教育原則,一直被提倡。但現實是當我們面對40多人的課堂,作爲一線教育者,我們深知要照顧到每一個個體,實施個性化教學談何容易。大數據技術可以容易的找出學生個體在知識結構或者明顯知識點上的問題,系統直接推送相應的專題訓練,教師一目了然,學生也可以自主補習。

    4.數字化管理,爲學校減負增效。物聯網、雲計算爲學校的管理開辟了新的模式。人臉識別簽到、人臉識別就餐等等。各種基于網絡的辦公系統,不僅提高了辦公效率,也積累了工作資料,減少了由紙質轉化爲電子工作流程。數字化也讓學校設施、物資管理變得更輕松,掃碼就可以完成校産的清查與分布調整。

    5.大數據時代,教學評價方式也發生了變化。這主要表現在:利用大數據分析,可以通過技術層面來評價。這種教學評價的方式不再是經驗式的,而是通過大量數據的“歸納”,找出教學活動的規律,更好地優化、改進教學過程。對于學習活動來說,學習的效果體現在日常行爲中,哪些知識沒有掌握、哪類問題最易犯錯等成爲分析每個學生個體行爲的直接依據。通過大數據分析,還可以發現學生思想、心態與行爲的變化情況,分析出每個學生的特點,從而發現優點、規避缺點、矯正不良思想行爲,更便于我們對學生發展實施多元性評估,讓教育發現每一個學生。

    大數據時代的到來,讓過去無法收集與分析的數據都變成現實。誰對大數據的挖掘更爲深刻,誰就會在行業發展中搶占先機,教育領域也不例外。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教育學院的一句經典口號是:“不得不承認,對于學生,我們知道得太少。”大數據幫助我們了解學生越多,我們就越接近教育的本質。